首頁 興安在線 文化周刊 文苑

傳承●紅色的旗幟飛揚

2020-04-30 10:10 興安日報

任翔  

1946年,青春不解風情。  

這一年,紅色的旗幟飛揚。從延安,從內蒙古的西部各地,蒙古族熱血青年來到晉察冀革命根據地的中心張家口,投身于民族區域自治的革命的洪流。  

這一年,洪荒般的革命大潮讓無數學子熱血沸騰。在赤峰,一批內蒙古東部的有志青年選擇了戰火紛飛的青春歲月,他們肆無忌憚地追求夢想,追求陽光。他們在硝煙彌漫的荒野上開始歌唱人類新的主義,舞蹈明艷與奔放的色彩,熱盼新中國的來臨。  

這兩支成立在戰火中的紅色文藝宣傳隊,就是內蒙古烏蘭牧騎的先驅——內蒙古文工團。  

有多少往昔需要梳理,又有多少故事需要講述。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后,內蒙古成為政治真空地域,中國共產黨十分重視內蒙古的民族問題,在部署總體戰略方針中,把解決內蒙古的民族問題視為內蒙古革命的中心問題。  

1945年底,中共中央派烏蘭夫同志到內蒙古主持開展民族自治運動,解決內蒙古的民族問題。  

烏蘭夫同志到達當年察哈爾的張家口,采取了幾個大舉措,其中一個是成立了內蒙古自治運動聯合會,這個半群眾半政權的組織,領導內蒙古各族人民開展民族區域自治的偉大實踐;第二個是成立了紅色宣傳隊——內蒙古文工團。  

在那個年代,黨的民族政策、民族區域自治,向剛剛從日偽政權下解放出來的老百姓說清楚很困難,同時,也沒有那么多的蒙古族干部派到農村牧區做工作,要想把黨的民族政策、民族區域自治、民族團結互助一系列的道理說清楚很不容易。所以要動員群眾、組織群眾、宣傳群眾,你就要采取一些措施,想一些辦法。  

怎樣向老百姓說清楚共產黨好,好在哪里?我們要搞自治,自治好在哪里?這需要宣傳,宣傳的最好形式就是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文藝宣傳,把共產黨的民族政策,國民黨的反動獨裁,以及誰對誰錯,誰好誰壞編成戲劇、編成歌舞演給老百姓看,讓老百姓一看就明白。  

1946年4月1日,在烏蘭夫同志的倡導和批準下,內蒙古文工團在張家口成立,當時叫云澤文工團。團長叫周戈,是烏蘭夫同志從延安請來的老文藝工作者,團員近30人。同時,在內蒙古的赤峰成立了一個內蒙古文藝宣傳隊,隊長是布赫同志,團員近20人。兩個文藝團隊的成立為黨的群眾工作插上了翅膀。文工團配合減租減息,編排了一個歌劇叫《血案》,還演出了《白毛女》。尤其歌劇《血案》是發生在呼和浩特國民黨反動派屠殺蒙古族青年真實事件改編的,演出影響非常大,群眾看完歌劇,哭得非常悲傷,圍著舞臺不愿意離開。  

據當年文工團員莫爾吉胡老同志回憶:有一次在察哈爾一個旗演出蒙文版歌劇《血案》,觀看的群眾哭聲一大片,演員謝幕了他們還不愿離開。這個時候從觀眾席上突然站出來一個大個子八路同志,他跳上舞臺大聲問群眾:什么是民族革命?什么是民族解放?觀眾一下子沒有回過神來,紛紛交頭接耳。臺上的那八路同志繼續講:這就是民族革命,這就是民族解放,他講共產黨的民族政策,講為什么要民族革命。他鼓勵廣大群眾投身到革命中去,抵抗國民黨軍隊的入侵,保衛自己的家鄉,保衛自己的利益。  

后來有人介紹說這個高個子八路就是烏蘭夫同志。  

在那個時代,人并不復雜,他們親身經歷了那個黑暗的年代,飽受壓迫和欺凌的痛苦,你指引了光明,他就跟你走,你告訴他翻身做主的道理,他就跟你鬧革命。  

1947年初春,張家口的內蒙古文工團和赤峰的文藝宣傳隊也根據自治運動聯合會的指示,分別向王爺廟街轉移。  

在轉移過程中,赤峰文藝宣傳隊比較驚險。據老同志安柯欽夫回憶:國民黨的軍隊得知有共產黨的文藝宣傳隊向王爺廟街轉移,而且知道其中有11個女同志,他們揚言:這幫大姑娘誰抓住就歸誰。他們白天用飛機偵查,晚上用馬隊追趕,但是,文藝宣傳隊還是堅持宣傳演出。當時,晚上演出沒有電燈,只有汽燈和油燈,藏在觀眾人群里的國民黨特務一槍把汽燈打滅,臺下一片黑暗,群眾四處亂跑,國民黨軍隊趁機追進村里,演出就得中斷,并且撤退。村子里的群眾冒著生命危險追出來給演員們送來剛煮熟的土豆,宣傳隊深得民心,由此可見。            

1947年初,兩個“內蒙古文工團”在林東大會師,他們相互擁抱,唏噓不已。來到烏蘭浩特后,根據烏蘭夫同志的指示,兩個文工團合并一個團,全力開展宣傳成立內蒙自治政府的工作。  

內蒙古文工團為配合民族區域自治和減租減息工作,編排節目有蒙漢版歌劇《血案》《兄弟開荒》《馬芬姐》《蒙古之路》《學文化》《趙小蘭》《白毛女》,歌曲《蒙漢人民是一家》等。  

這些節目深深地打動了老百姓,內蒙古文工團每到一個地方,都受到熱烈歡迎,老百姓自發地幫著搭舞臺,演出時群眾把舞臺圍得水泄不通,演到勝利時群眾高興的鼓掌,演到悲切的時候和演員一起淚流滿面,他們和演員一起高呼打倒國民黨反動派,解放全中國。通過演出,農牧民群眾從歌劇中感受到要翻身得土地,要跟共產黨走;要民族興旺,要搞民族自治;要當家作主,要支援全國解放戰爭。  

青春是人生中最美的時光,青春是人生無法言喻卻又如詩如歌的情懷。  

1946年,在那個天地變更、日月交替的年代里,花前月下被硝煙彌漫,卿卿我我被血色染紅。  

黯淡的歲月,腐朽的世道,何來風情?!  

熱血青年們少小離鄉踏上戰火紛飛的征程。他們在炮聲中高歌,在彈雨中舞蹈。  

他們在血光狼煙中演繹著最美的時光,他們在時代的蛻變中演繹著最浪漫的風情!  

內蒙古文工團的作用和今天的烏蘭牧騎是一脈相承的。1957年5月,誕生在錫林郭勒大草原上的烏蘭牧騎和70年前的內蒙古文工團是何等的相似。烏蘭牧騎的演員一專多能,既是文藝演員又是政策解讀員;既是文藝輔導員又是圖書借閱員;既是展覽講解員又是民歌搜集員。他們邊走邊演,幾乎把足跡踏遍牧區和半農半牧區,把農牧民喜愛的民族歌舞、曲藝小戲、圖片展覽、幻燈放映、圖書借閱等送到村嘎查和牧點,把綜合文化服務送到農牧民的家門口,把黨和政府對基層群眾的關懷送到牧民心坎里。烏蘭牧騎全心全意為農牧民送歌獻舞,熱情服務的感人事跡,很快傳遍了農村牧區,受到農牧民和各族群眾的熱烈歡迎,被農牧民親切稱為“馬奈(我們的)烏蘭牧騎”。  

多年來,內蒙古文工團的紅色文藝思想,以及她的時代作用、時代精神和時代性格一直傳承著,延續著。  

今天的烏蘭牧騎,他們忠誠的實踐著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永遠做草原上的“紅色文藝輕騎兵”。

編輯:王菲琳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历届西甲最佳射手